另類江湖:打壓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另類江湖:打壓

另類江湖:打壓
另類江湖:打壓

另類江湖:打壓

佚名
2024-05-21 19:53:50

馬思駿冇有想到自己一個建築專業的畢業生會被弄到一個招待所做一個撿菜的,而所長於紫菲也是一個被人弄下的,心情不好拿著他開刷,卻引爆了他。倆人快要到關鍵的時候,卻被通知王書記要來招待所...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事情來得突然,馬思駿隻感到一陣頭暈目弦,就像坐在船上,忽忽悠悠地飄了起來,當他感到身子就要落地時,整個身子就啪嚓一下跌倒在地上,想站也站不起來,就覺得自己被什麼人架著,具體是怎麼出的門,怎麼上的車,又去的那裡,就全都不知道了。

\r頭痛,還是頭痛,他想喊也喊不出,隻覺得自己的身子就是在飄著。

\r接下來他又覺得自己的身邊出現個人,那人身子綿軟,滑滑溜溜的,鼻息裡也發出一陣陣的鼾聲,他在下意識裡,覺得這是個女人,他伸過手去,可是想摸那女人的東西,也找不到想摸的地方,然後就是昏昏的睡去。

\r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好像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馬思駿總算醒來,儘管他頭疼難禁,但腦子總算是清醒過來,忽然,他發現這是哪裡的房間了,這不是縣委招待所的房間嗎?他怎麼在這裡?\r躺在他身邊的,的確是個女人,此刻還在沉沉的睡著,他不記得過去的晚上乾了什麼,但是,這女人是誰?\r女人那頭長髮遮掩著她的臉,看不出這是誰。

突然,他意識到壞事了,這是要他的命啊,因為他馬上想起昨天晚上喝酒的場麵,那付靜婷和喬鳳凱給他喝的絕不是好東西,一定是在酒裡摻著什麼要命的東西,於是就給他身邊安排個女人,而他們想做的事早就做完了,這樣的陷害真是太多了,而誰中了這樣的計謀,機會是解釋也很難解釋清楚。

\r馬思駿一陣氣憤,把那個女人從被窩裡撈出來就要揮拳頭,忽然,他看到這女人不是彆人,居然是於紫菲。

他大聲叫道:“你這個傻逼,怎麼跑這裡來了,完了。

”\r於紫菲在睡夢中被馬思駿弄醒,她什麼也不知道,完全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迷迷糊糊地說:“這是哪啊,你是……”\r馬思駿大聲吼道:“我是誰你還不知道啊?你怎麼到這裡來了?哎呀。

”\r忽然門開了,走進來的居然是葛紅,馬思駿剛要大罵,但他馬上就知道這是在哪裡了,這不是縣委招待所嗎?葛紅這個新所長他可是認識的。

馬思駿叫道:“葛所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葛紅倒是很冷靜,看著馬思駿和於紫菲,淡淡地說:“馬鎮長,於書記,你們怎麼問我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問錯人了?我還想問你們是怎麼回事呢。

你們去那裡開個房間,做這事兒不好,怎麼到縣委招待所來了?於書記,你過去是所長,馬鎮長,你是過去的管理員,你說這裡的人誰不認識你們?你們也不在意自己的名聲了。

”\r於紫菲終於清醒了,她看了看自己,自己身上都是光著的,但絕不是自己脫的,她也知道馬思駿跟自己的結果是一樣的,她暗暗地想,壞了,真的是壞了,喬鳳凱真是歹毒,他把自己和馬思駿下了藥後,居然送到了縣委招待所這個誰都認識她和馬思駿的地方,就是想漂白都是冇用的,這就是說,喬鳳凱這一招不僅把馬思駿弄下去,她也跟著倒黴了。

喬鳳凱隻是要破釜沉舟,誰也不顧及了。

\r馬思駿的事情做的絕,讓喬鳳凱毫無支撐下來的機會,一旦喬鳳凱那些計劃冇法實現,他的鎮長尤其是鎮委書記絕不會屬於他,哪個領導也不想豎一個光說大話不做實事的下級。

這樣,馬思駿就彆想在秀峰嶺鎮有任何說話的機會,而跟著馬思駿一起倒黴的,就是她於紫菲,誰讓馬思駿跟她是鐵桿的跟班?而把自己和馬思駿弄在一起一遭殲滅,是最保本還有賺的買賣。

\r於紫菲忽然冷靜下來,對這個自己曾經的下屬,於紫菲還是有威嚴的,她聲音不大卻嚴厲地說:“葛所長,我現在請你出去,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我不知道,但我現在請你出去。

”\r縣委招待所不但是於紫菲和馬思駿過去工作的地方,而且還是縣領導經常來的地方,出現這樣絕對是重大桃色事件,幾乎很快就會傳到縣領導乃至縣委書記王發元縣長郭誌國耳朵裡,他們就是想洗也是洗不清了,葛紅作為新任所長,跟縣裡的關係自然不用多說,馬思駿是知道葛紅的底細,也就是說,葛紅作為藍長利的情人,他是知道的。

\r葛紅覺得自己在馬思駿和於紫菲麵前畢竟氣短,身份不必說,這兩個強勢的人物,自己就失去了優勢,她還想說什麼,看到馬思駿嗎怒氣沖沖的樣子,就臉紅著開門走了出去。

\r兩個人都知道這是被害了,於紫菲埋怨地說:“馬思駿,你還記得昨天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覺得你那麼喝酒有問題,可這個時候我們已經被他媽算計了,所以你剛纔那樣跟我喊叫你不覺得你I對不起我嗎?”\r馬思駿心裡既氣憤有悲傷,他從床上下地穿上了衣裳,坐在椅子上吸菸,然後說:“看來,我們這是徹底讓慶豐街發怒了,他冇彆的辦法就想到這樣的辦法,居然把付靜婷弄來幫他,我們真是傻逼啊,居然跟透明一起出來吃飯。

我們現在的樣子,很快就會傳到王書記和郭縣長那裡,我們倆死定了。

喬鳳凱還真不是一般人啊。

”\r於紫菲也下了地,披上外衣站在馬思駿的麵前,一副無耐悲傷的樣子說:“馬思駿,我早就說過你不要跟喬鳳凱來硬的,你非不聽,結果怎麼樣?我們被人家算計了吧?我們怎麼才能解釋清楚?也許視屏早就傳過去了,而且招待所的人都在,這個葛紅也不會閉上她那閉嘴。

”\r馬思駿深沉地說:“我作的冇錯,但是我昨天被勝利衝昏了頭腦,我覺得我們有唐業亮在背後,我就什麼也不怕了。

跟喬鳳凱也是把他逼急了,昨天他的神色就不對,我居然冇發現。

”於紫菲哼了一聲說:“我是看你被付靜婷那個漂亮丫頭給迷惑了,就不是你了。

真是色也害人。

”又說:“我們兩個現在這樣的醜事傳出去,就是唐書記也冇法幫我們啊,我們真是太丟人了。

”\r於紫菲說著就要流出眼淚,馬思駿叫道:“我們也不能這樣等死啊。

我們總要找過機會跟王書記他們解釋一下啊。

”於紫菲說:“王書記好容易對我們又好點,現在又出現這樣的事,你說王書記還怎樣信任我們?”\r馬思駿說:“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幾個小時,現在早過了上班時間,我們冇出現在鎮裡,喬鳳凱就會放出謠言,現在可悲的是,我們在鎮裡冇有一個能靠得住的人,有個楚雲,人家也辭職了,你說我們兩個光顧得跟喬鳳凱鬥,居然一個下屬的人都冇有,真是用個人都冇有。

我覺得我們很快就會接到縣裡的電話,因為我們倆現在的身份太奇怪,彆的不說,既然喬鳳凱把郭縣長買通,我這個副鎮長就先要被這個縣長收拾掉了。

”\r馬思駿的話音還冇落,在床頭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馬思駿就知道這個電話來著不善,絕不是什麼好事。

拿起來一看,是喬鳳凱打來的。

\r喬鳳凱的語調兒跟昨天晚上可大不一樣,又冷又硬的就跟一顆子彈。

他說:“馬思駿,不知道你在什麼地方。

李縣長在我辦公室,他讓你馬上到我辦公室來。

對了,你要是跟於書記在一起,也讓她馬上到鎮裡來。

”\r冇等馬思駿說什麼,喬鳳凱就武斷地掛了電話。

\r馬思駿還冇跟於紫菲交流,於紫菲的手機也響了,來電話的就是他們此刻害怕的王發元。

於紫菲的手都在哆嗦,馬思駿也豁出來了,接起於紫菲的電話,先說:“王書記,我現在跟於書記在一起,我知道你得到了什麼訊息,我現在不跟你解釋,於書記現在哭的說不出話來。

王書記,不管你現在有多麼生氣,我和於紫菲對你保證,我們絕對要對陷害我們的人還以顏色,讓陷害我們的人跟我們一起死。

我這個人並不留戀官場,有人這樣害我,我絕不放過他。

我現在就向你辭職。

好了。

”\r這次冇等王書記說什麼,馬思駿先掛了。

\r於紫菲現在冇有任何的能力來指責馬思駿居然敢如此對抗王書記打來的電話,馬思駿說:“你立刻到縣委去見王書記,不管王書記對你說什麼,你就是給他哭。

我去見李鐵鬆這個常務副縣長,我什麼也不怕。

剛纔我跟王書記說的話你已經聽到了。

如果我高興。

我就在辦公室狠狠揍喬鳳凱一頓。

穿好衣服趕緊走。

”\r於紫菲還從來冇有這麼聽話過,馬上穿好衣服,也不在打扮。

馬思駿打來門,更讓他氣憤的事,招待所的很多人,就站在他們的門口,聽著裡麵的熱鬨。

馬思駿一把抓過馮大廚的脖領子,剛要向張胖臉很很的打去,但又停了下來,馮大廚哀求著說:“馬鎮長,你打我們有什麼用啊。

”馬思駿說:“好,我不打你們。

我讓你們進來。

”\r門口的這些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誰也不敢進。

他們都知道,如果要是打架的話,這些人都加在一起,也不是馬思駿的對手。

\r馬思駿突然大吼一聲:“我他媽讓你們進來,誰不進來,我就打誰。

”\r大家剛纔還在議定議論中裡麵發生的,讓他們既羨慕又嫉妒的事,前任所長和前任管理員居然搞到了一起,但現在他們渾身哆嗦著走進了房間,剛纔他們那種醜惡的心理,被害怕的心替代了。

\r馬思駿說:“馮大廚,張偉,大家都是認識我們的,這位是你們前任所長,我是你們前任管理員。

你們說你們在剛剛過去的晚上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