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寵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邀寵

邀寵
邀寵

邀寵

溫之言
2024-05-11 02:48:43

【先婚後愛雙向奔赴日久生情甜寵寵妻】 PS:{無穿越無重生,純古言 } {非快節奏,女主無金手指,男主有馬甲} 一朝賜婚,侯府嫡女白雲暖嫁給了滿京都貴女心目中的意中人,豐神俊朗的言王爺——溫之言 大婚當日,他說:“除了愛,旁的東西,皆能予你……” 她收起了萬般心思,決定對這個夫君相敬如賓 直到她後來毫不猶豫,披盔戴甲,長槍直刺伏擊他的敵人 又為了邊境百姓,委身投入他人懷抱 他撕心裂肺高喊著:“我什麼也不要,隻求你愛我一點,哪怕一點也好!” 她笑的涼薄,滿目寒霜 “你我早已和離,大婚那日說過的話,忘了嗎?” 在外人看來,他們極儘恩愛,人人稱羨 隻有回了府,纔會相顧無言,各自安好 隻是日積月累,慢慢相處中 溫之言發現,表麵對他溫婉親昵,實則內心冷漠疏離的夫人,卻是誘人嬌媚的緊 那些若有似無勾人的小動作 怎麼如同邀寵一般, 讓他淪陷......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皇後徐氏聽罷點點頭,道了句“也好!”打量一眼白雲暖和唐菀,這才款款離去。

聞香水榭內頓時清淨許多。

白雲暖這纔有了契機,仔仔細細端詳唐菀。

柳眉杏目櫻桃口,巴掌大的瓜子臉上,脂粉點點。

出水芙蓉般的傾世容顏,倒是人如其名。

柔婉清麗,旖旎無雙。

唐菀揮退婢女,白雲暖跟隨其後。

“你是發現了吧?”

唐菀掩下唇角笑意,換了稱呼,直視白雲暖的杏目蘊著寒意。

白雲暖心下一驚,麵色無波,一臉不解道:“雲暖不懂娘孃的意思。”

“我已認出你了!即便那時一身男裝。”

唐菀眯了眯眼,一副你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模樣,我早已看穿。

此話一出,白雲暖心知她已知曉此事。

白雲暖也不再打啞謎,看向唐菀的雙目滿是戒備。

誠如白雲暖所想的。

唐菀正是七夕那晚,自己誤打誤撞唐突的那位女子。

是站在溫之言身側,自己還誇讚,宛如一對璧人,其中的那個女子。

原來她的夫君不是不愛。

隻是,愛的不是她而已......

自己夫君鐘情的竟是帝王的寵妃!

她猶記得那夜,影影綽綽的燈火裡,清俊出塵的麵龐上的表情。

溫之言看向唐菀的眼眸,皆是溫柔深情無比。

白雲暖一時如鯁在喉,有些消化不掉這個事實。

白雲暖越深思下去越有些腿軟,漸漸白了臉色。

她能發現這個秘密......

那高堂之上的人......

白雲暖不敢想,暗自握拳,指甲嵌入掌心生疼,仍未察覺,努力平複自己起伏不定的心緒。

她不能亂了分寸,即便有什麼天大的事,同她也無甚關係。

那封和離書,是她最後的保命符。

白雲暖靜下心,暗暗思忖。

想起了之前在密室,舒氏詢問溫之言賜婚詔書,是否是他求來的。

溫之言當時的表情,她至今都記憶猶新。

他所言“是或不是”的話語,結合今日所發現的事情來看。

天子定然是知曉溫之言鐘情於唐菀,而天子橫刀奪愛。

用一紙婚書,斷了二人往來。

斷了溫之言對唐菀的所有念想。

所以,那句似是而非的話,溫之言多少是帶著苦衷,彆無選擇。

所以纔會在他們成婚前幾日,娶了唐菀,將唐菀封妃。

所以溫之言大婚當夜,纔會吐出那般冰冷無情的話語。

可這些......同她又有甚關係?

溫之言為何要選她呢?

白雲暖發現自己越是思索下去,越毫無頭緒,如同陷入一團亂麻之中。

遠處秋風漸起,此地背靠禦花園。

聞香水榭的塘裡,隻有凋敝零星幾點的荷葉,枯敗,乾萎。

與禦花園百花爭奇鬥豔,春意盎然不同。

唐菀看著枯枝敗葉的風景,淡淡歎了口氣。

“其實......言王妃不必如此煩擾。言王爺是個很好的夫君,王妃嫁給他,可是傷了滿京都貴女們的心。”

“有夫如此,王妃應心之甚慰。”

似乎每個人都這般認為,溫之言如此之好,嫁給他便是最好的選擇。

可白雲暖卻並不這樣想。

她知道有一個詞叫寧缺毋濫。

也知道有情人才能終成眷屬。

“娘娘既是覺得他好,那又為何不嫁予他?”

唐菀說著溫之言的表情之時,溫柔中藏著絲絲眷戀。

她定然也是喜愛著他的。

因為他們四目相對中,潛藏的情意綿綿。

她看得真切。

“你不懂,世間哪有那麼多似是而非的事情,許多都是身不由己。”

唐菀抬眼看了看天色,精緻的下巴微微抬起,眼中多了一分睥睨天下的味道,透著清高與自傲。

“我同他們二人相識多年,又豈會不知他們二人,皆心悅於我。”

“可我是當今聖上的老師,當朝太傅唐玉山之女,身為太傅之女,栽培多年,註定......是要入這後宮的。”

白雲暖越聽越有些迷茫。

唐菀見那一臉迷糊模樣,忽然笑出了聲。

“還不明白嗎?”

“不是我不嫁予他。”

“而是......他溫之言,未曾選擇我!”

唐菀說著,眉眼間竟藏著一抹戾色。

滿含著委屈怨恨,心有不甘。

“論品貌城府,蕭衍比蕭煜更適合登上這寶座。”

“可他無意於皇位!”

“而我......註定隻能嫁予這九五至尊寶座上的人......”

“無論他是誰!”

白雲暖瞳仁縮了縮,心下大驚。

連心跳都砰砰個不停。

這些話,豈是能這般妄加議論的?

唐菀連這二人的禁忌名諱,都隨口如此一說。

到底是依仗著她而今的身份地位,還是她對這兩個男人,早已瞭如指掌,因而有恃無恐。

白雲暖後知後覺。

原來這唐菀看著溫婉如斯的女子,野心卻是極大。

這個女人知道自己所思所想所要的是什麼。

唐菀倒是比她來的心思清明。

白雲暖看著唐菀,之前臉上的溫柔順從,消失不見,此刻眼眸裡透著對那些虛幻的嚮往。

原來,比起情愛,這個女人更享受著他們二人因她起了爭執,為她爭奪的虛榮與滿足感。

她雖喜歡溫之言,但更放不下至高無上的權力與榮耀。

溫之言無心皇位。

自不是她的良配。

“所以......言王妃應該感謝我,是我在聖上那吹了枕邊風。精心挑選了京都待字閨中為數不多的好女子。”

“這才能讓王妃撿了便宜,找到萬裡挑一的言王爺。”

感謝?

白雲暖心裡冷笑不已。

“精心挑選”四個字尤為刺耳。

她還是有自知之明。

若不是侯府式微,好任人擺佈。

她又豈會被人盯上?

成了俎上魚肉!

溫之言選擇她,是因著她是侯府嫡女。

唐菀吹枕邊風,也是因著她是侯府嫡女。

背後無倚仗,無權無勢。

一來,朝堂間摯肘之勢不受絲毫影響。

二來,斷了溫之言對唐菀所有心思。

三來,他還娶了自己心儀的女子。

這高堂之上的人......

一石三鳥。

又毒又狠!

白雲暖說不上是悲是喜,隻是有種深深的無力。

她此刻分外想念九泉之下的白澤。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