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倍返還:孫子煉氣我成大帝!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億倍返還:孫子煉氣我成大帝!

億倍返還:孫子煉氣我成大帝!
億倍返還:孫子煉氣我成大帝!

億倍返還:孫子煉氣我成大帝!

香辣烤魚
2024-05-28 09:35:19

【群像+幕後+係統+無敵+大帝】寧源穿越永生大陸,啟用億倍返還係統。投資氣運族人,即可獲得反饋!【投資萬火之主——反饋大帝修為!】【投資天生至尊——反饋始祖神兵!】【投資先天聖胎——反饋鴻蒙道體!】……丹帝、天尊、武祖!一尊尊無上崛起的幕後,都是他的身影!寧源!他被稱之為道之初始、術之巔峰……源祖!也被稱為……源神!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另一邊。

羽衣城。

回到族中的寧源,悄悄將隻剩殘魂的君塵。

放入寧動香囊中。

那香囊隻是一個普通香囊。

可睡眠中的寧動依舊緊緊攥在手中。

自從他成為廢物後。

就是這個香囊一直陪伴著他。

香囊是寧動母親外出求下的。

具有安神寧心效果。

“老爺爺也有了,接下來就等君塵魂魄甦醒。”

寧源眸光閃動。

這個過程,大概還得等個一兩年。

在這期間,寧動修為多半都不會再增長。

因為其吸收的靈氣。

都會被隻剩殘魂的君塵自發吸收。

“你們倆的羈絆,就從此刻開始吧!”

冇有藥老?

那就創造一個藥老!

寧源滿意一笑!

反正都沉澱七年了。

再讓寧動磨鍊磨鍊。

無論是跌落低穀,還是攀上頂峰。

這對於人來說都是必要的。

吃這幾年苦,就當寧動為當年乾的那些事贖罪吧。

寧源歎了口氣。

老祖也不好當啊。

當初那個被寧動欺負得最慘的寧天。

如今已是寧家三代弟子中最傑出的。

對待長輩,恭敬禮貌。

對待族人,謙遜承讓。

可唯獨麵對寧動……

寧天就完全跟變了個一般。

失控、譏笑!

其應該是心理上出了一點問題。

寧源也冇什麼好辦法。

解鈴還需繫鈴人。

這種事,還得靠寧動去解開。

“我不是廢物了!”

“我終於不是廢物了!”

睡夢中的寧動。

還在激動說著夢話。

寧源確定君塵魂魄放心無誤後。

身形一閃。

離開了寧府。

如今的羽衣城,寧家儼然已成第一大族!

寧源更是第一強者。

畢竟名義上的他,修為可是‘元嬰’大能!

……

城主府。

寧源進入大殿。

城主楚留香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哈哈哈,寧源兄,好久不見,今日怎會有空來看老哥?”

楚留香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圓滾滾的肚子。

一看就十分圓滑。

他與寧源是親家。

因為二人很久之前就定下了娃娃親。

“楚兄。”

寧源笑著迴應。

算是打個招呼。

二人並膝而坐。

寧源略一思索後說道:

“楚兄,你應該也知道,我孫子寧動成為了一個廢物吧?”

楚留香微怔。

隨後點頭:

“原來是這個事。”

“寧兄放心,我一直在楚國內尋找替小動治傷之法。”

“東域這麼大,總不可能治不好的。”

“額……”

看著真摯的楚留香。

寧源沉默了。

冇記錯的話,楚小薇是楚留香唯一女兒吧。

按照往常狗血經驗。

他不應該出來退婚嗎?

“咳,是這樣的楚兄,我希望你能退婚。”

“什麼?!”

聽了寧源的話。

之前還滿臉愁容,為寧動擔憂的楚留香!

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寧兄,你這是把我楚留香當做什麼人了?”

“彆說你那孫子隻是不能修煉!”

“就算他斷了手腳,依舊是我楚留香的女婿!”

“寧兄若是看不上他,大不了我楚家養他就是!”

“莫要再說這種話來辱我!”

這個時代的人。

總有種一諾千金的氣結!

讓人很是敬佩。

“楚兄,你且聽我解釋。”

等到楚留香重新坐下。

寧源這纔開口:

“實不相瞞,我需要你的幫助,也就是退婚。”

“此話怎講?”

楚留香皺著眉頭。

完全聽不懂寧源在說什麼。

“哎……”

寧源暗暗一歎。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要是他隻是個普通修士,自然不必想那麼多。

可他現在是大帝啊!

還得知了冥域的事。

偏偏冥域還冇辦法對外人去講。

除了引發恐懼,幫不到任何忙。

將一個小屁孩培養成獨斷萬古,頂天立地的大帝!

說實話。

寧源自己心裡也冇底。

隻能根據腦海裡那些前世記憶安排。

“我遇到了麻煩,簡單來說就是有一個很可怕敵人!”

“但好在那敵人現在還處在封印狀態。”

“所以我必須得培養起一個可擔當的後輩。”

“哦?”

楚留香皺眉道:

“寧兄是想要藉著退婚之事,先磨鍊一番寧動?”

“不錯。”

寧源點點頭:

“所以我說,這事還需要楚兄幫忙。”

“畢竟成長最快的辦法,就是痛苦……”

“這……”

楚留香大概明白了寧源目的。

忍不住勸說道:

“這樣對寧動來說,是不是太過殘忍了?”

“而且寧兄你要麵對的是什麼境界敵人?”

“我在朝廷有些人脈,或可幫你解決。”

先是成為廢物。

再被人退婚。

就算一個成年人也很難承受吧?

何況寧動還隻是個十五歲娃子。

楚留香不忍。

寧源卻是黯淡搖搖頭:

“命運之前,無公平可言。”

永生大陸四個大帝。

其中一個已經戰死。

另一個投靠了冥域。

寧源也絕望過。

即便突破大帝,可他冇有狂妄自大。

那種從小征伐,一路靠著殺伐才登上極位的大帝!

都不是冥域對手。

寧源從不認為自己這個水貨大帝可扭轉一切。

要改變永生大陸命運。

還得靠這些氣運狠人。

“至於求援,那就不用了。”

“朝廷幫不到我。”

“還請楚兄保密此事,按我說的退婚行事即可。”

“寧兄……”

楚留香很不忍。

可最後還是點頭答應。

“放心吧,我會按你說的那樣做。”

“嗯,天亮之後,你就來寧府退婚吧。”

寧源說道:

“最好再狠狠羞辱寧家一番,激起寧動好勝之心。”

“當然,也不要直接就退婚了。”

“定下個什麼幾年期限,給寧動留點希望。”

……

寧府。

天色微亮,楚留香便如約趕來。

“嗬嗬,這不是楚城主嗎?”

“有失遠迎,快快請坐。”

寧源臉上帶著熱絡笑意。

將楚留香迎入客廳。

楚留香嘴角抽搐!

這寧源,也是個實力演技派啊!

不過論起演技!

他楚留香不弱任何人!

啪!

楚留香圓滾滾的身子剛一落座。

便猛拍桌子!

將茶杯摔碎!

“寧家的茶水,就這麼垃圾嗎?”

“狗都不喝!”

“本城主平日裡喝的茶都是思當康…!”

“啊?”

寧臨懵了。

楚城主今天這是怎麼了?

他與自己父親不是至交好友嗎?

寧臨扭頭望去。

隻見父親寧源,滿臉陪笑站在楚留香身後。

這是怎麼回事?

他還是第一次見父親露出這種討好姿態!

要強的父親!

可從不會低頭的!

忽然!

似想到什麼!

寧臨猛地一顫!

楚城主……

該不會是因為寧動而來的吧?

畢竟寧動成為廢物的事。

羽衣城可是人人皆知的。

難不成楚留香就是故意來找死的?

果不其然!

似正如寧臨所想一般。

啪!

麵對寧源再次泡好的茶水。

楚留香胖嘟嘟的肥手一掌拍碎!

“什麼垃圾茶,這就是寧家待客之道?”

茶水飛濺寧源一身!

寧臨怒了!

“楚城主,你莫要太過分!”

“休要辱我父親!”

“閉嘴!”

寧源好似這才反應過來。

有些緊張攔住寧臨。

低頭討好道:

“楚兄,我再去給你換一壺。”

“不用了!”

楚留香一揮手。

剛剛寧臨那一聲暴喝。

著實嚇了他一跳。

畢竟這小子平日裡可都是一副老實人模樣。

這還是第一次見其動怒。

“快去將寧動喊來!”

“本城主今日來有要事商議!”

果然是為了寧動而來嗎?

寧臨有些失神。

在寧源命令下。

出了大廳。

……

“什麼?!”

“楚城主要退婚?”

“還辱我爺爺?!”

聽到這話時!

寧動猛地攥緊拳頭!

臉色冷的嚇人!

“可能,這隻是可能。”

“為父猜測應該是這樣,你要早做準備。”

“莫要衝動。”

寧臨有些倦意道。

而寧動!

早已衝了出去!

“這孩子!”

寧臨暗道不妙!

七年的磨鍊,寧動雖看上去穩重很多。

可骨子裡還是暴躁脾氣!

尤其他的爭強好勝之心!

並冇有隨著消逝!

就像沉寂的火山!

一直想要等個機會再次證明自己。

“動兒,等等我!”

寧臨連忙追了出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