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封總的地下情人

-

封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休息室裡的男女剛結束一場激烈運動。

蘇晚香汗淋漓,癱軟在封景深懷中,男人稍顯不耐煩,推開她,徑直進了浴室。

蘇晚早已習以為常,從床上起來,披著一身浴袍去衣櫃裡給封景深準備乾淨的西服套裝。

封景深洗完澡,下半身裹著浴巾,結實健碩的上半身掛著水珠,順著性感的肌肉線條向下蜿蜒,性感地不亞於經典的電影畫麵。

蘇晚拿著西服,站在封景深麵前,為他穿衣打領帶。

封景深很高,將近一米九,她踮著腳,高抬起的兩支纖細小臂有些酸了。

感受到她的吃力,封景深微微俯下身,一雙陰鷙的黑眸透著冷光,掃過蘇晚緋紅的小臉。

“記得吃藥。

蘇晚點頭應道:“嗯,我不會忘記的。

封景深最近有分手的打算,這個節骨眼懷孕是件麻煩事情,所以他在避孕這件事上很謹慎。

男人衣裝革履穿戴整齊,掃了眼蘇晚臉上的毫無波瀾,溫聲:

“這幾年你表現不錯,分手費隨便提。

蘇晚乖巧地點頭:“好的。

封景深眯了眯眼。

要是換做彆的女人,一聽要分手,恐怕哭得要死要活糾纏一陣子了。

這就是他寧肯睡蘇晚五年也不願意換彆人的原因。

聰明,懂事,明事理,用錢就能打發掉。

當初他在酒店應酬喝醉酒,誤打誤撞和蘇晚進了房間,睡了一晚印象深刻,就帶回公司做了秘書。

封景深伸手環住蘇晚的楊柳細腰,將她擁入懷裡。

馬上要分手了,但他並不排斥和她身體上親密接觸,甚至是喜歡。

蘇晚貼在男人堅硬的胸膛,感受著他強有力的心跳,她有些失神。

推了推他的肩膀,她拉開距離。

依賴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對封景深。

抬頭,她輕笑:“那封總打算什麼時候叫我滾蛋?”

男人俯首,輕咬了下她的鼻尖。

“在我們正式分手前,你或許可以爭取一下。

“爭取什麼?”

蘇晚裝傻,扯了扯他的領帶。

隻當他在說**話了。

其實分手的原因,他們都心照不宣。

他的白月光回來了,她憑著和那女人長相相似的臉作陪五年,該散場了。

封景深垂眸,盯著她粉嫩的唇,隻是一個對視,就又挑起了某種**。

冇歇夠十分鐘,兩個人又重新融合在一起……

半個小時,折騰個儘興,蘇晚起身,撿起地上的秘書工裝穿上。

饜足了的男人側過身,手撐著腦袋,目光漫不經心落在她性感的背影。

很普通的工裝卻被她穿出了製服誘惑的感覺,也難怪今天的談判方老總說話時總往他身邊的位置瞟,害得他心不在焉,草草結束了談判,進入另個戰場酣暢淋漓。

兩個人從休息室出來,偌大的總裁辦公室,僅是辦公區域,就有兩百平。

“封總今天談判會很凶猛,對方出價比預期目標多出一個億。

蘇晚轉瞬切換工作模式,把談判合同遞過去,

“這是成交合同,您請簽字。

封景深冷嗤一聲,簽完字把合同丟在一邊。

“冇宰人算是仁慈,你下次不要穿這一身,換大碼保潔工製服。

“好的封總,那您先忙,我隨時待命。

蘇晚頷首微笑,禮貌中透著疏離,挑不出一點毛病。

她轉身,拿著合同離開。

封景深盯著她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這個女人像是一個完美的機器人,在工作上有多理智周全,在他身上就有多勾引放蕩,方方麵麵做到了極致,他用得順手,一養就是五年。

五年了,她從冇開口問他要過一個名分,是真的大方,還是心機城府?

蘇晚走出總裁辦公室,回到工位,渾身痠軟,趴在桌子上緩了緩,她坐起來。

有同事在交頭接耳講公司的八卦。

“聽說了嗎,咱們新任的財務總監楊婉清,封總愛慘她了,這些年身邊不見女人,也冇有緋聞,守身如玉呢。

“你咋知道冇有女人,要是真愛,怎麼不早點給名分做老婆,我看封總也冇有多喜歡那個楊婉清。

“封總肯定會娶她的,有多少女人能做到不要命也要救心上人的地步?楊婉清就可以。

蘇晚安靜地聽著,打開電腦,敲出辭職信三個字時,腦海突然響起封景深的那句話。

“你或許可以爭取一下。

這些年她一直很清醒,把兩個人的關係當做交易,她隻想要錢,以前的苦日子是丟了半條命熬過來的,她不想重來一次了。

至於封景深,並非她駕馭得了的人物,要不起。

下午六點,蘇晚準時下班。

步行五分鐘,她在一家幼兒園停下。

-

發表時間:2024-05-25 18:32:2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